央行再推出1.5萬億PSL 相當于兩次降準

2015-06-02

    央行1.5萬億PSL:相當于兩次降準

  6月1日,有媒體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:“中國央行近期針對特定銀行進行了PSL操作,以提供基礎貨幣,同時調降本次PSL利率至3.1%,以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,但未透露具體操作規模。”此前,有媒體報道稱,新一輪PSL期限可能為3~5年,規模可能擴至1.5萬億元以上。

  記者采訪發現,對于此次PSL傳聞,業內普遍認為“合理,符合預期”:一方面,政府可以通過國開行進行擬財政支持,無需大幅提高財政赤字,或依靠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從商業銀行借貸;另一方面,央行可以通過對國開行定向注入流動性來為拉動經濟增長、促進再平衡的重點項目提供信貸支持,不必像2009年那樣大幅降準和降息。

  所謂PSL,是指中央銀行以抵押方式向商業銀行發放貸款,合格抵押品可能包括高信用評級的債券類資產及優質信貸資產等,其亦是一種基礎貨幣投放工具。

  記者曾于2014年7月獲得信息,1萬億元PSL貸款在2014年4月份通過“同業往來”從央行“轉移”到國開行,有消息人士稱,去年PSL的利率是4.5%,期限為三年。今年5月初,有媒體報道稱,新一輪PSL的期限可能為3~5年,規模可能擴大至1.5萬億元以上。

  最新數據顯示,三年期國債利率約為2.92%,若傳聞所述“本輪PSL利率調降至3.1%”屬實,那本輪PSL的利率已逼近國債。分析師普遍認為“這體現了監管層降低融資成本的決心”。

  “應該有引導資金利率下調的考慮,和定向正回購下調利率是同樣的調控意圖。”華夏銀行發展研究部戰略室負責人楊馳向記者分析稱。

  民生證券宏觀研究員李奇霖據記者分析稱,資金利率下行太多,一方面央行要考慮銀行在市場融入資金的成本,資金價格定太高,銀行不接受;另一方面要考慮經濟狀況,當前實體資本回報率不高,PSL要發揮穩增長作用,資金利率必須降下來。

  “近期利率債長端出現調整,主要源于對大量地方債供給擠出需求和貨幣政策轉向的擔憂。”海通證券宏觀債券分析師姜超稱,央行此番PSL操作一方面可提供長期流動性、增加銀行配債資金并延長資產久期,一方面可以穩定長端利率預期,維持10年國開債利率區間3.6%~4.1%的判斷。

  5月8日,財政部、央行和銀監會三部委聯合下發《關于2015年采用定向承銷方式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有關事宜的通知》,以及《2015年采取定向承銷方式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操作流程》,將地方債納入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和試點地區地方國庫現金管理的抵(質)押品范圍,納入央行常備借貸便利(SLF)、中期借貸便利(MLF)、抵押補充貸款(PSL)的抵(質)押品范圍,納入商業銀行質押貸款的抵(質)押品范圍,并按照規定在交易場所開展回購交易。

  “央行已經將地方債納入PSL抵押品框架,不排除銀行可以通過PSL將地方債抵押給央行,換取流動性。”針對本次PSL,民生證券宏觀研究員李奇霖向記者分析道。

  華創證券宏觀研究主管鐘正生則向本報記者表示:“目前還看不到貨幣政策轉向的觸發條件(外部是匯率,內部是通脹)。因此,這些舉措只是央行在流動性管理上的調節,既可能是為了給地方債置換做鋪墊,也可能是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做改進。這也折射出常規貨幣政策,即降準和降息的約束在凸顯。”

  第一財經(微博)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單景輝的觀點更為謹慎據記者表示,PSL操作意在提供基礎貨幣,可視作為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,定向提供流動性,同時央行可以通過PSL來引導中期利率,“理論上地方債可以納入本輪PSL,但是否使用,是否本次PSL是針對銀行持有地方債的定向發錢,這個需要進一步消息確認。”

  瑞銀證券認為,國開行發放的貸款依然是貸款,與一般貸款的區別僅是成本較低,債務負擔更可持續。除非央行通過其他渠道調整流動性投放規模,保持穩定的貨幣供給,或者通過控制貸款額度保持穩定的信貸增長,收緊“影子銀行”監管或繼續動用貸存比的限制,否則基礎貨幣增速加快仍會推動銀行放貸加速增長。但考慮到現階段貨幣政策的首要任務仍是避免貨幣條件被動收緊,短期內超額寬松一些并無不可。

  “不過監管當局也在雙管齊下,一方面通過PSL引導融資成本下行,一方面用地方債務置換的方式來降低企業杠桿率。”楊馳針對瑞銀觀點如是說。

  去年初,央行逐步退出常態式外匯干預,業界普遍預計,外匯占款低增長將會是常態,以往作為重要基礎貨幣投放渠道的外匯占款的角色正在改變。市場普遍認為,PSL等新型貨幣工具正是央行未來對基礎貨幣投放的主要渠道。

  央行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央行口徑外匯占款仍然為負增長,截至4月末,其余額為26.77萬億元,較上月減少459.42億元。今年以來,央行口徑的外匯占款除了1月份小幅增長外,2、3、4月份均為負增長。

  “外匯占款對基礎貨幣投放量減少,基礎缺口亟須補充。”李奇霖稱,PSL屬長線資金,一方面可以補充外匯占款留下的基礎貨幣缺口,另一方面可降低特定領域(過去經濟發展薄弱環節)的融資成本。

  另有機構表示,為國開行提供1.5萬億元PSL的效果,相當于降準兩次以上,可以有效補充當前受制于外匯流出的基礎貨幣供給。

  鐘正生向記者分析稱,本次PSL若屬實,實際是打了一套“政策組合拳”。先有定向正回購,發出貨幣邊際寬松空間有限的信號;再用PSL提供基礎貨幣,消除市場對貨幣政策轉向的擔憂。

  央行近期向部分機構進行了定向正回購,期限包括7天、14天和28天,總操作量逾千億元人民幣。此前,接近央行人士就這一舉動向記者表示:“屬正常操作”。

  “PSL+定向正回購類似扭曲操作,旨在‘鎖短放長’,穩定短期流動性,釋放長期流動性并引導長期利率下行。”姜超認為,上周央行重啟定向正回購,回籠資金超千億,而央行再次啟動PSL意在釋放中長期資金,可視作中國版“扭轉操作”,鎖短放長,引導低利率從短端向中長端傳導。

  雖然與再貸款或其他流動性投放工具類似,PSL也能夠投放基礎貨幣,區別在于前者通過商業銀行放貸,而后者通過政策性銀行為基建和政府投資項目提供低成本信貸。

  “PSL相對期限較長,和其他定向貨幣政策工具主要服務于流動性調節的需要相比,主要是向商業銀行提供中長期的資金來源。加大PSL投放力度,有助于商業銀行向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發放中長期貸款據記者表示,PSL最初主要交易對象是國開行,如果拓展到其他商業銀行,也反映了央行加大基礎設施建設貸款投放力度的意圖。

  “對商業銀行PSL還可發揮定向調控的目的。單純降準無法確定商業銀行資金流向,而PSL卻可以將央行的基礎貨幣投放,與商業銀行的放貸(或購債)更好掛鉤。不管最終效果如何,這至少是一種嘗試。”鐘正生稱。

(來源:互聯網)

[ 返回 ]

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-亚洲人成电影网站免费